25522股票配资:海王生物陷公立医院改制罗生门 遭院长强烈抗议 ... ...

41 0
admin | 2019-8-8 16:56
摘要:   公立医院改制吸引了众多社会资本参与,海王生物(000078)旗下的孝感海王银河投资(000806)有限公司(下称“孝感海王”)就在日前成为了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下称“江汉总医院”)改制的中标投资方。然而,孝感海王的 ...
  公立医院改制吸引了众多社会资本参与,海王生物(000078)旗下的孝感海王银河投资(000806)有限公司(下称“孝感海王”)就在日前成为了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下称“江汉总医院”)改制的中标投资方。然而,孝感海王的中标却引发轩然大波,江汉总医院院长雷正秀公开发文抗议,质疑海王生物实力,称遴选会存在暗箱操作。

  雷正秀的公开抗议吸引了众多目光,其亦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继续表达抗议。8月7日中午,海王生物披露公告,认为相关报道内容存在夸大描述及存在与事实不符的情况,称孝感海王仅仅是计划与江汉总医院进行战略合作,无权对其现有管理体系进行改变,也不可能接管任何一家医院;孝感海王目前对收购江汉总医院没有实质性的计划。

  雷正秀不认同海王生物公告所述内容,其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江汉总医院招标内容就是转让100%股权,并非战略合作。至此,海王生物、雷正秀各执一词,事件陷入“罗生门”。

  25522股票配资报·e公司记者为此致电同样参与本次竞标的某公司,对方表示竞标内容不是战略合作,确实是收购。

  近年来,我国加快落实国家社会办医政策,公立医院改制进入最后攻坚环节。但是,资本的“短平快”热钱属性与医院公共事业的社会性特质相矛盾,如何平衡投资方、医院、患者的多方利益,成为公立医院改革的难点问题。江汉总医院与海王生物的分歧,某种意义上,是医改中社会资本与公共医疗矛盾的缩影。

  各执一词

  江汉总医院是湖北潜江地区唯一的三甲医院,开放床位1000张,设有28个临床科室,5个医技科室,年门诊工作量65万人次,出院病人2.7万多人次。此外,江汉总医院还下辖15个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站和1个托老康复中心。

  近日,在国家要求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完成移交改制的背景下,江汉总医院拟引入社会资本,进行二次改制,包括北大医疗、国药集团、益佰制药(600594)等多家公司参与竞争。经过筛选,华润医疗、新里程和孝感海王进入最终竞选轮,并在7月30日参加了由江汉总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组织的遴选会。最终,孝感海王成为中标者。这个结果引起了江汉总医院院长雷正秀的强烈不满,当晚,雷正秀便给全院员工发出《公开信》,坚决抵制海王生物方面作为收购方。

  《公开信》指出:“最终投资者确定为海王生物。我已经不能抑制住自己的愤怒了!没有经验、价格最低、方案没有别家的好、后期对医院没有任何承诺,他们也好意思说得头头是道!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8月7日中午,海王生物发布公告称,旗下公司孝感海王近期参与了江汉油田总医院战略投资者遴选。孝感海王仅仅是计划与医院进行战略合作,无权对医院现有管理体系进行改变,也不可能接管任何一家医院。孝感海王目前与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战略合作意愿仅处于商谈阶段,截至目前孝感海王没有缴纳收购保证金,没有对医院开展尽职调查,也没有签订战略合作意向协议。目前对收购该医院没有实质性的计划。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联系海王生物,对方强调,本次的竞标仅是战略合作,不是收购。但是雷正秀告诉记者,医院本次的投标内容就是出让100%股权。针对这一问题,海王生物称,以公告为准。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为此致电同样参与本次竞标的某公司,对方表示竞标内容不是战略合作,确实是收购。

  结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对雷正秀的采访和《公开信》的内容,雷正秀的质疑点集中在两处,即海王的实力问题和医院董事会暗箱操作。

  海王生物实力遭质疑

  雷正秀表示,海王方面之前从未经营过医院,且资金状况不佳,进入后根本无法促进江汉总医院的经营发展。雷正秀列举了多项对海王生物的质疑,包括营收较大但扣非净利润较小、资产负债率逐年升高、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大股东海王集团质押比例达到99%等。

  某位长期接触医院并购的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医院经营和企业经营的差别非常大,企业发展主要是和外部竞争,医院则是内生式发展。医院经营在内部管理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复杂且专业性要求高。很多企业不懂医疗,管理手法简单粗暴,最终造成两败俱伤,优秀的资产也成了“不良”。

  某位参与本次投标的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海王生物没有经营医院的履历,和前期参与竞标北大医疗、国药集团、益佰制药等相比没有优势。”在遴选会上,孝感海王的竞争对手是华润医疗、新里程医院集团,后两家均参与过多家国企医院的社会资本办医改制,经验丰富、背景雄厚。某医院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华润和新里程的最终得票都很低,海王完全是高票通过。”

  有媒体报道称,代表海王集团参与现场竞标的湖北海王医疗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吴长浩表示,虽然海王没有运营医院的经验,但是海王已与武汉协和医院谈好(双方已达成初步的合作意见,目前尚未签约),后续江汉总医院的管理将由武汉协和医院负责。对此,江汉总医院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其实就是海王的人带着医院董事长去见了一下武汉协和的副院长,对方口头说了支持,根本没有任何纸面协议。”

  业内分析人士也表示:“武汉协和作为一家大学附属医院,帮一家企业管理其收购的下属医院的可能性不大。协和的牌子应该不会随意给企业用。最有可能的是偶尔派个专家来坐诊、开讲座。”

  院长怒怼医院董事长

  除了炮轰海王生物,雷正秀还将矛头对准了江汉总医院董事长胡望明。

  雷正秀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透露,最开始江汉总医院与十几家公司进行接触,有9家真正参与竞购。考察完这些竞标者后,确定孝感海王、华润医疗和新里程进入最终轮,然后就是7月底的董事会投票决定。雷正秀称,江汉总医院董事长胡望明在4月考察调研结束后的几个月时间内,从未组织班子就考察情况进行分析讨论以明确各家机构的优势、劣势,也几乎不公开告知医院职工产权改革的进展。

  雷正秀无奈地表示:“事实上,这个结果(海王最终中标)在几个月前就已确定,并且在领导小组及部分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

  一位江汉总医院的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海王方面对医院董事会书面承诺,中标后不会改组董事会,五位董事不仅可以获得10%的股权,还保证每人的年薪在200万到300万。“我们就是一家县级医院,每年的纯利润也就几百万!”该知情人士表示。

  在投标价格上,该知情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进入最终轮的3家,华润出资是最高的,是3.58亿元。海王出资3.5亿元,但是海王在投标书中承诺,若现场出价不是最高的,那么胜出后愿意补齐与最高价的差额。”

  雷正秀认为本次投票结果不合理的另一个原因是不公开,“遴选会场不录音、不录像,不设监督人员,更没有职工代表参加,也不让医院独立董事参加,他们直接就当场宣布结果了。”某位参与过多次医院改革竞标的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一般最终投票前都会有一个环节是竞标方在职工代表大会上讲标,回答职工迫切关注的问题,例如养老、器械投资、合同工编制等。然后每个有股份的员工都可以进行投票,确定最终中标方。江汉总医院没有这个环节确实有些奇怪。

  江汉总医院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出资人代表大会,由50名职工组成,按照江汉总医院的《医院章程》规定,出资人代表大会行使以下职权,包括决定总医院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审议批准董事会的报告等。“出资人代表大会并未明文授权董事会决定买家,因此,董事会这么做是违规的。”江汉总医院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目前医院董事会无视员工抗议,已经向孝感海王发送中标有效函。”

  资本与医院矛盾难协调

  江汉总医院改制中面临的种种问题,是我国公立医院改革中矛盾的缩影。

  我国有着非常庞大的医疗服务体系,公立医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占据着医院总量的90%,垄断了几乎从基层医疗到高端医疗的所有优质医疗资源,而且也是技术与资金集中度最高的医疗服务机构。

  随着地方政府财政压力的不断增加,针对医生多点执业、开办诊所等政策出台,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的大门开启。

  波士顿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从2012年开始,中国资本市场对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的投资交易金额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0%,增长约50倍,尤其在2015-2016年期间,交易数量持续创下历年新高,仅2016年发生的并购交易就达31笔,实现交易规模20亿美元。民营医院的数量如今已经开始反超公立医院。

  近年来,各路资本并购医疗机构蔚然成风。据不完全统计,先后有复星医药(600196)、海南海药(000566)、康美药业(600518)、北大医药(000788)、信邦制药(002390)、三诺生物(300298)等医药企业宣布并购医疗机构,部分并购对象为当地公立医院。

  资本眷恋投资医院的背后,源于社会办医政策层面的松绑。

  2012年,国家相继出台政策支持社会资本办医,力度不断加强。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鼓励社会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社会资金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紧接着2014年1月9日,国家卫计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又对外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要求优先支持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加快形成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为主体、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补充的社会办医体系。2017年8月,国资委等六部委出台的《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国企医院的4种剥离路径:1/3关闭撤销或转为企业内部的门诊部;1/4移交政府;1/5由国家认可平台资源整合;1/6引进社会资本,重组改制。

  25522股票配资表示,随着医改推进,医疗企业的利润受到了影响,都在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国企医院剥离是很大的机会,企业医院往往没有欠账,区域市场独占性强,医院班底也不错,资本都在争夺这一块资源。

  但是问题也伴随着“热钱”蜂拥而至,资料显示,2018年中国医院并购数量虽然与2016年持平,但是交易金额仅为2016年的一半,同时公立医院在并购中的比例从2016年的62%下降到不到19%。从目前药企剥离医院的案例来看,普遍投资的周期并不是很长。而资本的短视与医院的长周期回报,又极不相称。

  25522股票配资分析,资本追求“短平快”的收益,但是医院是讲究中长期投资,以一个二级医院投资为例,需要投入两到三亿元的资金;要达到盈亏平衡时,也是三到五年之后,要达到盈利,整个周期算下来也需要八到十年时间。部分资本只看见了医院有良好的现金流、稳定的业绩增长,但却忽视了民生属性才是医院的核心。

  目前积极参与公立医院的意向者中,除了少数有着收购、运营经验的大集团外,有一大部分是有业务转型需求的企业,也不乏为了倒卖赚差价收益的。

  业内人士告诉e公司记者,随着两票制的推行,以往通过加价带来的医药利润被限制了,医药公司迫切在医药业务以外寻找更多元的利润来源。“为了减少药品进入医院的阻碍,缩短药品回款时间。很多药企也不管自身的资金和运营能力是否合适,疯狂并购医院。”

  此外,部分收购方只是为了通过医院资产来获得政府补贴或者土地溢价。一些改制方甚至将并购后的医院当成了提款机,承诺的发展投入并没有兑现,导致医院陷入窘境。

  医院是需要长期经营且具有社会属性的资产,社会资本进入后,如何实现投资方、医院技术人员和患者的多方共赢是一个不小的问题。投资方的资金出现问题,医院的运行也将受到严重影响。

  以中石化茂名职工医院为例,石化体系从2009年开始剥离职工医院,社会资本“天健华夏”就全资控股了中石化茂名职工医院,因与机构对赌IPO失利,天健华夏面临还款和回购股份的压力,不但承诺的对医院投资无法完成,还导致医院欠薪倒闭的局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or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