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申购一览表]去产能进度缓慢,2020年红枣趋势性行情难现 ... ...

21 0
配资 | 2019-12-23 09:57
摘要: 由于枣树种植收益持续下滑,新疆的红枣供应或将在2020年出现拐点,但是考虑到一些非市场因素的制约,新疆枣树种植面积大幅下降的可能性不高。受此影响,新疆红枣供大于求的局面在2020年仍然难以改变,红枣价格仍将维 ...
       由于枣树种植收益持续下滑,新疆的红枣供应或将在2020年出现拐点,但是考虑到一些非市场因素的制约,新疆枣树种植面积大幅下降的可能性不高。受此影响,新疆红枣供大于求的局面在2020年仍然难以改变,红枣价格仍将维持在低位,迫使具备价格优势、产量优势的产区退出市场。

  行情回顾

4月30日,红枣期货在郑州商品交易所上市,上市之初红枣期货走出了一波单边上涨的行情,之后整体处于宽幅振荡的格局。截至12月19日,红枣期货共经历了158个交易日,红枣指数的运行区间在8525—11520元/吨之间,平均价格为10261元/吨。
  4月30日,红枣期货在郑州商品交易所上市,上市之初红枣期货走出了一波单边上涨的行情,之后整体处于宽幅振荡的格局。截至12月19日,红枣期货共经历了158个交易日,红枣指数的运行区间在8525—11520元/吨之间,平均价格为10261元/吨。

  (1)单边上涨走势(四月底至五月)

  上市之初,由于市场对于红枣真实的估值并不清楚,因此在供大于求的普遍印象下,出现了小幅的下跌。之后,随着市场对于红枣的估值逐渐清晰,红枣期货走出了一波估值修复的单边上涨行情。红枣期货指数由最低8525元/吨最高涨至10935元/吨,累计上涨2410元/吨,涨幅达到28.27%。

  (2)宽幅振荡走势(六月至今)

  经历了估值修复走势之后,红枣期货上有供大于求压制,下有成本支撑,整体呈现宽幅振荡的走势,振荡的区间在10000-11500元/吨之间。在大的振荡格局之中,红枣期货又走出了小的波段行情。八月初至九月初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主产区新疆接连遭受高温、多雨、大风等不利于红枣生长、挂果的天气,市场对今年红枣产量的担忧情绪加剧,红枣期货持续上涨,在九月初最高涨至11520元/吨,创年内高点。之后,随着天气影响被证伪,红枣期货高位回落,一度跌至9800元/吨的阶段性低点。十月中下旬,随着新疆红枣托市政策的出台,市场看多氛围重启,加之新枣上市之后由于期货价格偏低以及产业主体对期货标准不熟悉导致仓单生成数量偏少,红枣期货开始重启涨势。十一月底以来,随着仓单成本的逐渐明晰,加之市场没有显著的供需矛盾,红枣期货重回振荡走势,围绕11000元/吨的价格中枢上下运行。

  影响因素

  (1)红枣估值

  红枣仓单计算公式:

  Y+加工费2300+增值税100=10%(X+1200)+25%+25%(X-1800)+20%等外枣5000+12%皮皮枣3000+8%水杂*0

  注明:Y为通货价格、X为仓单成本、2300元/吨加工费包括(装卸费用50元/吨、原枣黄纸箱250元/吨、新疆短途运输费用300元/吨、加工费用1200元/吨、成品枣覆膜彩箱及内膜500元/吨)

  对于红枣的仓单成本计算公式,在此简单说明一下。现实中,因为每个企业的情况不同,因此很难准确的计算。这个公式中,如果将影响较小的等外枣、皮皮枣的价格认定为一个常量,则红枣期货的仓单成本的变量主要有两个:通货价格和各等级枣比例。往年来看,新疆各地红枣的期货率(升水枣、基准枣、贴水枣占原枣的比例)不一,阿拉尔地区在50%左右,阿克苏地区在40%左右,平均在45%左右。2019-20年度,因为南疆雨水天气较多,在枣坐果的时候出现了大范围的裂果和黑头的现象,因此商品率低于往年,平均在40%。需要说明的是,造成今年红枣商品率偏低的原因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一方面,因为今年的雨水天气的确比往年要多,裂果、黑头现象严重;另一方面,今年红枣品质偏差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近些年枣树种植收益持续下滑,枣农的投入和管理下降所致。面对这一问题,我认为天气因素在明年有改善的可能,但是主观的人为因素却是难以改变的。2019年新疆各地通货价格进一步下滑,但是“得益于”今年商品率偏低的影响,因此实际仓单成本并没有较2018年有显著的下降。

  笔者跟企业沟通之后了解到,2019年大型红枣加工企业的仓单成本在12000元/吨左右,因此当期货价格低于这一水平,大型企业参与的积极性不高,更多的是处于熟悉流程以及宣传的考虑少量参与。中型的企业的仓单成本在10800—11000元/吨左右,但是企业普遍反映由于不合格果小于5%比现货市场的要求要严格,加之企业对于期货检验尺度不适应,造成了很多企业认为能够进入符合交易所要求的红枣并没有生成仓单,这也是红枣仓单生成量有限的重要原因。针对这一问题,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红枣产业主体对于期货标准将会逐渐熟悉和适应,因此新年度红枣仓单量有望上升。如果交易所对此能够做出相应调整,则仓单量或将显著上升,这是2020年需要重点关注的。

  目前红枣期货的盘面价格在11000元/吨附近运行,基本上反应的目前仓单的真实水平。价格如果大幅上行,会吸引大型企业进入期货市场交货,但是如果价格大幅下跌,则会导致市场难有合适的货源供应,那么想要打破目前的这个情况,则要看2020年整体的价格驱动是否具备打破这一格局的动力。

  (2)价格驱动

  a.供应逐渐下降,但是下降力度有限

去产能进度缓慢,2020年红枣趋势性行情难现
  2019年受市场供大于求以及红枣品质下滑的影响,新疆各主产区通货价格都处于低位,导致了枣树种植收益处于历年来最低的水平。从我们统计的数据来看,2019年阿克苏、第一师阿拉尔地区由于雨水天气的影响,裂果率较高,品质不佳。因此往年在该地区收枣的客商转往喀什地区收购红枣,迫使阿克苏、阿拉尔地区采取降价走量的销售策略,导致了当地红枣原枣处于极低水平。喀什地区麦盖提县、第三师图木舒克地区由于今年贸易商较多,因此价格相对坚挺,种植收益相对较好。若羌地区一直以红枣品质好著称,往年的种植收益也较为客观,但是2019年当地原枣收购价格出现了大幅下滑的现象,加之当地亩产低,种植成本又高,因此若羌县2019年的枣树种植收益反而成为全疆最差的地区。

  整体来看,喀什地区(含第三师图木舒克)今年由于收购客商较多,种植收益能够维持在200元/亩左右,阿克苏地区(含第一师阿拉尔)基本上呈现盈亏平衡的状态,巴州若羌县则处于亏损的状态。需要说明的是,为了方便计算,我在上表中以平均价格作为依据,现实中阿拉尔、麦盖提的一些产量低或者品质不好的乡的红枣种植也是出于亏损的。不仅如此,在上表中的成本我只考虑了物料成本,而并没有考虑租地、雇人和枣农自身劳动力的机会成本。我们以夫妇二人自有土地100亩,不雇人计算(现实中收枣很难不雇人),即使一亩地有200元的收益,一年夫妇二人的收入也仅有2万元,这远低于新疆当地的人均收入。

  根据我们2019年调研的情况了解,阿克苏地方上已经出现了砍树的现象,但是并不普遍,但是弃种、套种的现象在各地都有发生。以2019年枣树种植收益,枣农的种植积极性将会进一步下降,弃种的现象将会更多的发生。但是,我们认为枣树种植面积不会快速的下降。作出这个判断的依据主要由以下几点:

  第一, 枣树从酸枣苗嫁接到进入盛果期需要5年的时间,因此枣树种植的沉没成本太高,而由于枣农对于沉没成本的留恋,致使枣农不会轻易的砍树。

  第二, 今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采取了托市政策,虽然实际的收购量低于预期,但是的确保护了部分枣农的利益。不仅如此,政府号召2020年国家要全面脱贫,因此近几年政府及各级单位对于南疆地区扶贫的力度较大,枣农从其他渠道可以获得援助,缓解了收入低下的局面,这在保障了贫困枣农收益的同时,客观上延缓了红枣去产能的进程。

  第三, 南疆地区水资源匮乏,适宜种植的农作物种类有限,即使砍伐枣树能够替代的选择不多。不仅如此,为了维护社会稳定,新疆对于外出务工人员的管制力度严格,因此即使弃种枣树,很多枣农也难以寻找适合的工作。

  第四, 主产区阿拉尔地区因为位于塔克拉玛干腹地,因此当地政府对于防风固沙非常种植,对于砍伐树木具有明确的政策限制。

  基于上述判断,我们认为新疆红枣产量的拐点在2019—2020年左右就将出现,但是过程相对缓慢,这使得红枣供应不具备大幅下降的前提。

  需求方面,因为原枣的消费群体相对固定,在目前红枣价格已经处于低位的情况下,需求潜力已经基本上已经释放。至于枣片、枣条等初级加工品以及枣饮料、枣酒等产品更多的红枣产业链相关企业为了打破原枣消费单一、利润低下的局面,希望通过延长产业的方式,增加产品附加值,从而改善企业生产经营环境的一种尝试。目前这些产品大多不被市场认可,在短周期内(几年)很难对红枣的消费产生大的影响。

  基于我们的判断,在需求相对稳定,供应持稳甚至小幅下降的大背景下,红枣整体的供需格局在2020年并不会较2019年有明显的变化。因此,红枣仍然难以走出趋势性的行情,而是继续处于低位,迫使市场产能出清。

  b.托市政策力度存疑

  红枣价格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仍然是政策因素。根据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2020年我国要实现全面脱贫的目标。红枣的主产区——南疆地区地处偏远,新疆27个贫困县中有21个位于南疆地区。不仅如此,南疆地区同时是一个民族、文化、宗教融合的地区。因此你那件不仅是扶贫攻坚战的主战场,更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前沿阵地。枣树在南疆五地州中,除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之外,其余四地区均广泛种植,因此红枣是南疆地区很多农民特别是贫困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红枣的价格对于南疆地区农民的收入以及当地是否能够完成扶贫攻坚的总目标至关重要。2019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拿出专项资金对包括红枣在内的果品进行托市,但是因为托市的资金有限,因此实际的托市数量不多,虽然在短期内造成了枣农的惜售情绪,引发了原枣价格的上涨,但是整体来看,效果有限。

  2020年,我认为在扶贫攻坚最后期限的大背景下,自治区红枣托市政策延续基本上已经确定,力度比2019年大也是大概率事件,但是能否对市场形成支撑却是存疑的。

  后市展望

  综上所述,经历了前几年“野蛮式”的扩张之后,新疆红枣产业正在面临去产能的结构性改革。经历了近几年的低价之后,新疆红枣种植面积已经在缩小,枣农的种植意愿和种植投入也正在下降,红枣供应或将出现拐点。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新疆红枣种植面积难以快速的下降,因此供大于求的格局将会逐渐缓解,但是要彻底改变仍然需要数年的时间。因此我们认为2020年,红枣期货的价格仍将会维持在低位运行,难以出现大的单边趋势性行情。在春节之后,消费将会逐渐走淡,红枣的价格或将趋于弱势,这种局面将会延续至五月。进入五月,新一季的红枣将会种植,市场关注的重点将会从陈枣的销售进入转向枣树的生长情况。在五月至十月的这段时间,随着陈枣的消耗以及产区天气的不确定性,红枣的价格出现偏强走势的概率较大。四季度,随着新枣的上市,市场可供交割货源以及托市政策等将会成为影响红枣的主要因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