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股票配资]“降息潮”过后 2020年全球央行将何去何从? ...

61 0
文慧999 | 2019-12-24 10:41
摘要: 2020年即将来临,今年大幅降息的央行们明年将何去何从?   今年,全球央行都在放宽货币政策,以应对由贸易争端和制造业下滑所导致的经济活动放缓。 ...

       2020年即将来临,今年大幅降息的央行们明年将何去何从?

  今年,全球央行都在放宽货币政策,以应对由贸易争端和制造业下滑所导致的经济活动放缓。

  由于各大央行所剩的政策空间不同,宽松的幅度和方式也有所差异。美联储至少在今年降息之前已经进行了一定幅度的加息,在经济增长处于金融危机以来最疲弱的情况下,这为美联储放宽政策创造了一些空间。但欧洲央行等其它央行发现自己的处境更加艰难,不得不将基准利率进一步下调至零以下,引发了人们对负利率的不满。

  2020年,全球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可能会比较平静,各国可能会更多地采用财政政策来提振经济,经济增长前景看起来也更加光明。

  不过,大部分经济体的经济数据是喜忧参半,并不是非常乐观。总的来说,货币政策倾向仍然偏向鸽派。尽管大部分央行将按兵不动,但个别央行,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预计将再次降息。

  彭博社的经济学家们表示,全球经济暂时的平静掩盖了世界各国央行面临的严峻挑战。大多数国家的低利率和一些国家的负利率意味着政策空间被严重耗尽。他们认为,下一次经济衰退不会在2020年到来,但当危机真的来临时,大部分央行可能将束手无策。

  以下是彭博对一部分央行2020年货币政策的预期:

  美联储

  目前联邦基金利率(上限):1.75%

  2020年底(预期):1.75%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经明确表示,利率将长期保持不变,他在12月11日表示,除非美联储对经济的良好前景出现实质性的重新评估,否则美联储当前的立场可能仍将是适当的。此前,美联储在连续三次降息后,将利率维持在1.5%至1.75%的目标区间,17位官员中有13位预计到2020年不会调整利率,这将使美联储在美国大选年处于观望状态。

  话虽如此,美联储并没有完全停止放宽货币政策。货币市场的压力迫使美联储大量购买美国国债,以保证银行体系拥有充足的储备。一些投资者认为,美联储需要将购买范围扩大到短期债券。鲍威尔说,他们还没有准备好采取这样的步骤,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会这样做。

  彭博社经济学家卡尔·里奇丹娜(Carl Riccadonna)表示,未来美联储大概率将按兵不动,因为之前令美联储采取保险降息的加大风险都有所缓和,其中包括贸易局势,低迷的通胀以及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美联储近期政策调整的门槛很高,特别是加息,随着美国大选临近,美联储按兵不动的立场也会更加坚定。

  欧洲央行

  目前活期存款利率:-0.5%

  2020年底(预期):-0.5%

  欧洲央行已承诺,如有必要将再次加大刺激力度,但官员们已公开表示,他们倾向于在德拉基9月份推动通过一项有争议的救助欧元区经济的方案后暂停刺激措施。

  欧央行的政策制定者越来越担心负利率的副作用,如挤压银行的盈利能力和对金融稳定造成风险。克里斯蒂娜· 拉加德已答应评估他们自2003年以来首次战略评估的一部分。

  经济学家和投资者预计,欧央行的利率将保持不变,量化宽松政策将持续到整个2020年甚至更久。但如果经济因贸易不确定性而衰退,或欧元区制造业危机蔓延至服务业,欧洲央行可能再次面临考验。

  彭博社经济学家梅瓦堂兄和大卫鲍威尔表示,拉加德在首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央行的政策制定者不太可能在明年改变路线。相反,他们将专注于战略评估。因此,他们预计新一轮债券购买将持续两年。

  日本央行

  当前政策利率:-0.1%

  2020年底(预期):-0.1%

  日本央行为支持经济增长而推出的政府支出计划,以及全球经济出现的一些改善迹象,使日本在2020年的前景看起来更加光明,这可能会让这家银行暂时按兵不动。由于关键利率已经处于负值,而且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价值超过了日本经济的总价值,因此,尽管日本央行表示其指导方针倾向于宽松,但再次加息的难度仍然很大。

  不过,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将密切关注贸易局势的事态发展。一些经济学家开始怀疑,增税的影响是否真的会像政策制定者所希望的那样,比以前小,日本央行仍可能需要日元大幅升值才能扭转局面。

  彭博社的经济学家们表示,日本央行步入2020年时,肩上的担子要轻得多。这并不是说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状况已经改善,随着财政刺激计划的出台,以及日本国债收益率轻松地位于目标区间内,日本经济面临的压力没那么紧迫了。除非出现意外冲击,日本央行将在2020年前保持目前的政策框架不变。

  英国央行

  目前银行利率:0.75%

  2020年底(预期):0.75%

  英国央终于将在2020年迎来一位新行长。鲍里斯· 约翰逊在12月的选举中取得的决定性胜利,既为他的政府在明年1月31日让英国脱离欧盟扫清了道路,也为英国脱欧扫清了道路。

  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被任命为卡尼的继任者,贝利将于3月16日上任,她将不得不应对全球经济放缓和投资持续匮乏的局面。最令人担忧的是,另一个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已经迫在眉睫,英国需要在明年年底前与欧盟达成一项贸易协议,除非约翰逊要求延期。

  彭博社经济学家表示,疲软的经济增长势头和低于目标的通货膨胀意味着英国央行很可能在2020年初保持其鸽派倾向。如果这种预测是对的,更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脱欧不确定性的消退将提振英国经济。在这种情况下,英国央行可能会改变态度,或许会在2020年第四季度加息。

  加拿大央行

  当前隔夜拆借利率:1.75%

  2020年底(预期):1.75%

  加拿大央行行长波洛兹将于2019年卸任,该央行的利率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是最高的,为1.75%,他的七年任期将于今年6月结束。加拿大央行表示,抵制全球宽松趋势有两个重要原因:通货膨胀率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接近2%的目标,政策制定者对进一步增加债务持谨慎态度。

  加元走强损害了出口商的利益,但加拿大央行面临的配合美联储等机构降息的压力正在减轻。有迹象显示,世界经济前景正在企稳,市场也在减少有关全球货币宽松政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的押注。这使得加拿大央行偏离政策路径的做法,对于波洛斯最终的继任者来说,不再是一个冒险的赌注。

  新西兰联储

  当前现金利率:1%

  2020年底(预期):0.75%

  有迹象显示,新西兰经济可能正在好转,这促使多数经济学家将2020年新西兰央行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的预期下调至仅一次。新西兰联储主席奥尔(Adrian Orr)宣布了针对银行的新资本规定,这些规定没有预期的那么繁琐,从而缓解了人们对银行可能推高借贷成本并需要货币政策予以抵消的担忧。

  新西兰政府还宣布了一项财政支出计划,可能会减轻央行采取更多措施刺激经济增长的压力。尽管如此,下行风险依然存在,而且由于进一步降息的空间有限,新西兰联储已表示,将在明年初概述其非常规政策选择,以备不时之需。

  彭博社经济学家詹姆斯·麦金太尔( James McIntyre)表示,自去年11月的货币政策声明以来,新西兰元一直在升值,而由于大宗商品价格强劲,新西兰元的升值幅度可能仍高于新西兰联储在其经济展望中考虑的预期。到2020年,新西兰联储可能还会再降息25个基点,但从那时起,利率可能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

  瑞典央行

  当前回购利率:0%

  2020年底(预期):0%

  瑞典央行本月将基准利率上调至零,结束了近5年的负利率。但根据其最新的汇率走势,它可能会在整个2020年,甚至到2022年都保持利率水平不变。

  在2019年的最后几个月,尽管经济正在放缓,通货膨胀率仍低于2%的目标,瑞典央行行长斯特凡· 英韦斯(Stefan Ingves)仍决心将超宽松的货币政策抛诸脑后。

  彭博社的经济学家们表示,在将利率提高到零之后,瑞典央行采取另一项行动将是缓慢的。脆弱的全球经济前景将抑制以出口为导向的瑞典的需求。与此同时,该国国内对负利率的批评一直很激烈,这使得即使经济形势恶化,也不太可能再次降息。因此经济学家预计瑞典央行将在2020年剩下的时间里按兵不动。

  瑞士央行

  当前目标利率:-0.75%

  2020年底(预期):-0.75%

  着欧元区陷入扩张性姿态,瑞士央行几乎可以肯定会继续执行其低于零的利率政策,并承诺进行干预,以遏制欧元的升值压力。

  随着瑞士的负利率政策即将进入第五个年头,反对声音越来越大,尤其是来自银行业的反对。然而,该国的通胀几乎为零,瑞士央行行长强调,脱离负利率将增加瑞郎升值的压力。瑞士央行在2019年调整了其分级制度,以缓解负利率给金融业带来的痛苦,并表示在必要时再次降息。

  澳大利亚联储

  当前利率:0.75%

  2020年底(预期):0.25%

  澳大利亚经济学家正在形成一种共识,即在缺乏财政刺激的情况下,澳大利亚央行可能不得不在某个时点转向量化宽松。经济增长乏力,企业和消费者信心疲软,失业率预计将小幅上升。澳洲联储主席洛威表示,澳洲经济正处于一个温和的转折点。

  因此,大多数分析人士预计,经济疲软需要澳大利亚央行持续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澳洲联储则认为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经济可能会在2020年逐步改善。彭博社的经济学家表示,到2020年,澳大利亚的现金利率很难不下降。

  印度央行

  当前回购利率:5.15%

  2020年底(预期):4.7%

  印度央行可能会在2020年年中,当整体通胀水平回落时,重新开始放松利率。印度央行设定了2%-6%的通胀目标区间,昂贵的洋葱价格已将通胀水平推至区间的高端,限制了政策制定者支持经济增长的能力。

  远高于预期的通胀飙升,是印度央行12月意外暂停降息的原因。今年以来,印度央行已连续5次降息,降息幅度达135个基点。然而,印度央行行长沙克提坎塔· 达斯(Shaktikanta Das)明确表示,货币宽松的空间还很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行动的时机。

  彭博社经济学家阿布舍克·古普塔表示,印度储备银行12月对利率的惊人控制表明,它更担心洋葱价格的暂时飙升会推高整体通胀率,而不是经济增长的下滑。由于此后洋葱价格进一步飙升,他预计印度央行将在2月份维持利率不变。然而印度央行的宽松姿态表明,进一步放松政策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巴西央行

  当前利率:4.5%

  2020年底(预期):4.5%

  巴西央行正在结束货币宽松周期,其基准利率已降至4.5%的历史最低水平。尽管投资者仍在争论该利率是否会再下调25个基点,但他们大多认为,到2020年底,该利率应该会维持在当前水平不变。

  至少在未来几年,巴西的通胀预期仍将保持在官方目标之内。在经历了近三年令人失望的经济表现后,这个拉美最大经济体的增长势头也在增强,但复苏依然缓慢。

  彭博社的经济学家阿德里安娜·杜比塔(Adriana Dupita)表示,巴西央行去年7月开始了新一轮的降息,但似乎即将暂停降息步伐。稳定的通胀预期和经济疲软,是他们预计到2020年底该国通胀将保持在这一水平的基础。若通胀和经济增长意外下滑,则不能排除巴西央行在2月会议上进一步小幅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or 立即注册